西行

2009-04-28 作品

(本文改自小说<悟空传> ­)

我默默地行着。胸前的佛珠互相敲击,发出沉沉的邦邦声。这时我在队伍的最后。

骑着马的那人勒住了白马。他自己下了马,拄着锡杖,说:天色不早了,就这吧。语罢,他便盘腿坐下。

我们都散开,我们都知道要做些什么。

倦鸟归林,夕阳欲颓。

我支起支起柴,大师兄说:着。于是篝火升起。

这时候,大师兄正背靠着大树,那根与他形影不离的棒子靠着他。他不好看,我是这么认为的,浑身上下的毛,一件兽皮制的衣服----他已经穿着它行了这十万多里路了----裹着他瘦小的身躯。但见过他的人永远都会记的一双眼睛:深陷的眼窝中燃着潮湿的火。此时,这团火中映着漫天霞光。

他一个晚上都会保持这个姿势,他不睡。他说:睡了,不如醒着。我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我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一人一剑。人如紫烟,剑名紫青。所以大师兄最喜欢面向东方。他坚持着他对“紫气东来”的曲解。

我走到他身旁,问:“西行,缘何?”

他沉默了很久,说道:“她很美。”我点头:“她很美。”

五百年前

“天宫虽然用玉石砌成,但在它成为天庭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了沙漠。”紫霞对着跳上跳下的一只猴子,她说,他听。

直到有一天,那只名叫孙悟空的猴子挟着怒意,气势汹汹的对紫霞说“他们也没有请你么?好,很好。在这等我!”

紫霞怔怔地望着他离去,自言自语道:“他们都叫我‘永远微笑的紫霞’。但没有人会永远微笑的,除了雕塑。神仙就应该心若古井。你不能成为神仙,我也一样。我会等你,在这。”

二师兄肯定在仰望天空。因为以前他说过,他是在等月亮。

他有时候会自言自语:“你知道吗?天河有四亿亿颗沙子,那是闪着银光的沙子,这样的沙子在四万颗沙子中才有一颗。有一双手将它们挑选出来,这双手的主人叫 月 。每天晚上,她都会把银沙摆成只有某两个人能看得懂的图案。”“你说,记得是否更痛苦?”

有一次我问他:“西行,缘何?”他不回答,他望着天,目光仿佛穿过云霞,很久。他才说:“星光很美。”

“天啊,这是什么,蟠桃?”王母从篮子中捏出一个半青的桃子,气急败坏地说“阿瑶,你是不是故意的,说!!”“好,你不说是吧,来人,将这贱婢拉出去,打下凡尘!!”

阿瑶浑身发抖,不住地磕头,洁白的余砌地板上染上了一抹嫣红。

王母见观音双眉微蹙,便马上变了脸,和颜悦气,或者不如说是装作和颜悦色地说“等下,观音大士,我是否太大动肝火了,毕竟你说过……”

她还没说完,观音便细语道“不,地面脏了。”

王母听完,松了一口气,又凶态毕露,“怎么还不将她给…..”这时,她注意到月女神的眉也皱了下。于是她挑眉问道:“月,你有异议?”

月缓步走到大殿中间,跪下,“王母娘娘,这惩罚是否太重了?阿瑶只…”

王母不耐烦的打断她,说:“将她二人都打下凡去。还有谁为她们求情?“说到最后一句时,已是声色俱厉了。

满殿地神仙都正襟危坐,却有一人从仙列中走出,这人着将军服饰。他轻踱到跪着的月旁边,将他扶起。然后两人对视,凝眸。

仿佛天庭不在,天地间就只有他们二人。如此的旁若无人王母的身子更大幅度地颤抖。

“将天蓬与阿瑶打下凡去。月发配广寒宫”最后王母发令。

我走到师傅的身旁。

他见我来了便问:“什么东西天下为尊。”

紧接着,他自己自言自语道:“是我。”

大师兄说:“哦,是你。”

他说:“不对,是 我 。如来出生之时曾左手指天,右手指地,连走七步,说:天上地下,惟我独尊。所以,是我。”

二师兄说:“哦,是如来。”

他说:“不,是我。”

然后他就不语了。

沉默良久。

我问:“西行,缘何?”

他听了,猛地站起,大声说道:“我要那天再也遮不住我眼。”

左手指天。

“我要那地,再也埋不住我心。”

右手指地。

“我要那世间众生,都知我意

我要那满天神佛,都烟消云散!”

最后他杖指西方,此时,西方鲜妍似血。

五百年前 西方佛界

如来正在讲法,庭下五百罗汉及诸天神佛。

忽然从如来座下右边第一的位子走出一位僧人。

他对如来一稽首,说:“师傅,你错了。”

如来一惊,然后微笑答道:“金蝉,我哪错了?”、

金蝉子“都错了!”

语毕,满场寂静了很久。

最后,如来下令:“金蝉子佛心不正,且入轮回,以修大乘佛法。”

此时,西方佛界。

如来睁眼:“他回来了。”

观音:“谁。”

如来:“五百年前那人。”

“聒噪,”大师兄说,“灭。”

火光不在,天色渐黑。

我躺在一旁。

眼前的世界渐渐染上墨色。

“为什么?”一个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

五百年前

“谁?”王母和满殿仙家惊愕着看到刚出去的阿瑶又被推了回来。

“很威风啊,”孙悟空扛着棒子跨进天宫。

“桃子是我吃的,干她何事”他指着地上有匍匐着的阿瑶。

“大,大胆。这里哪有你这妖猴说话的地方。”王母刚平静下来的身子又开始发颤,但这回是吓得。

“妖猴?”孙悟空头上青筋暴起,“我是齐天大圣,与天帝同起同坐,哪轮到你这黄脸婆说三道四,你们不请我赴蟠桃会便罢了,却是为何无端责她。”他指着已经站起身来的阿瑶。

“谁触怒了他们,便是犯了天条。”阿瑶说,然后她就大笑,边笑边说:“可笑我刚才会如此害怕,两千年了,今天我才自由了。即使下凡去做一只妖怪也好过这。”她看着孙悟空。

孙悟空先是惊愕地看着她,后来,他也大笑“哈哈哈……”

“来人啊,将这两个疯子带走,带走!”在肆意的笑声中,王母歇斯底里地大喊,她太恐惧了。

可是在这时,平素自夸多么忠心的仙家们突然之间好像都聋了耳,瞎了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们知道,眼前的是谁。

他是孙悟空。是他勾了生死簿,造出了不死不灭地十万妖族。是他率这十万妖部,与天庭百万天兵斗了五百年。在他手下,除了像三太子这样的精英能逃得一二,其他的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甚至,仙妖大战时天宫中的宫女人私下传言:听说他的身子比巨灵神还大,他早上会吃一百个仙人,中午时又吃一百仙人,晚上,因为胃口好的缘故,他会吃掉整整三百个仙人。

“聒噪。”孙悟空将棒一指。

王母花容失色,“你,你敢伤我?”这句话说出明显底气不足。

“不敢?世间没有我不敢的,”他说,“着!”语毕,棒子疾飞而出。

这一棒,太快了,快到所有仙人都已来不及救驾。

正当上前营救的二郎神等人要闭眼之时,忽然从一个角落飞出一个杯子,将棍子的冲势一减,使得二郎神成功拨开棍子,棍子从王母耳旁穿过。

那杯子却支离破碎,散成碎片掉下界去。

后来猴子被如来所擒,风波既定。

“二郎神护驾有功,赏琉璃盏一只”

“阿瑶贬下凡去,投蜘蛛之胎”

“卷帘打破王母的琉璃盏,罚,打下凡去,日受三刀剐心之刑。”

天色终于完全黑了,我看着漫天星斗,不动不语。

西行,缘何?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