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同学少年

2010-02-10 随笔

昨天和几个初中同学聚了一下,下午时一行几人一起登山。是日,惠风和畅,天朗气清,美中不足的只是这冬日中极为反常的炎热天气。不过毕竟意气年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虽是草草收场,疲惫不堪,却终是压抑不住的欣喜蕴藏其中。

到一些地方,做一些事,见一些人,我的人生态度便是这样。我想我是不会太过于执着旧事,旧人,旧地的。我的性子亦是淡漠的,不仅对人,纵是对于我自己,我也似乎并不太在乎。向来,我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昨天似乎不同,也许是因为天气的缘故,我可以感觉得到,当时的我平日里似是已然冷寂的血液,心脏也重新热腾起来了。

纵使明朝人各一方,音讯杳然,可今朝毕竟同学少年,何必深思高举,我想,这一腔的血,还是热的好吧。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