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色绮丽

2010-08-01 随笔

快看外面,同桌推我.

我颇有不舍得将视线从桌上的作业转去,暗拟只匆匆一瞥,权当敷衍便是,哪想只这一眼,便让我惊得连手中的笔也掷于桌上,不复理会.

窗外天空,一时艳绝.

下午时,一场暴雨如同策划已久的阴谋,挟千军万马之势,倏忽袭来,却因为风伯与雨婆的谋划不当,匆匆而去,败露得极快.唯留下干净的澄清似水的空气,直视无碍.

所以此刻望去,天空连成一片,绯红的可怕,是连成一块的红宝石,通透瑰丽异常.更似是刚从红色染缸中,血泊中捞起,从里到外的红了个透.红的一望无际,红的一发不可收拾.似有一把火,将天空不住炙烤,而天空也似再耐不住,索性一下子全都燃烧起来了,云为柴而天作炉.

天红,云红,眼红,发红,记忆,情绪亦红红复红红.天地为一大鼎,将我闷在里面,不停地添红加赤,令我红不可耐,且要红发而死了.

后来,天色渐暗,那朱红,那赭红,那赤红,拿橘子红,枫叶红,也渐与已然墨去的云揉在一起,成了令人发闷的暗红.举目望去,殷殷暗暗红红,不胜伤感.

最终漫天的霞红都归寂于黑,不复灿烂.但我的心却还没缓过劲来,只觉得浑身依旧红透,一股炽烈的情绪铺天盖地将我淹没.

过了许久,我方才终于惊醒,恍恍然若大梦一场,故而志下此文,以为纪念.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