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君

2011-02-06 作品

一颦一牵魂,一笑一倾城。

恁自凝眸时,伊人已阑珊。

孤鸿一叫肠已断,彼姝言语更伤魂。

冬日融融熔人心,相见何如不见时。

纵,阑干拍遍

纵,危楼尽倚断

纵,千种风情尽在眼前

那又如何,伊人已不在天际了,这百转的柔肠亦已空了,枯了。无论去思,去忆,去说,怕都已不行了。

万事皆已休,争如不见时!

空,空,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