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志2.0

2011-11-04 作品

原来像是那种把过去揉成一团,掷在脚下,大声的说:"再见,我不需要你了!"的做法是根本行不通的.

过去这种东西,很奇妙.开始的时候,你对它念念不忘,难舍难分,整日抽风似地说些感伤的话.但时间过去,你的注意力终于渐渐离开了它.淡去,而后消失,或许这是可以预料的结局了.而且,表面上,过程也确实这样行进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呢.

过去这个狡猾的东西,在貌似淡去的过程中,缓慢的浸入你的皮肤,钻进骨髓,融进你呼吸的每一口空气,脉动的每一滴血液中,而对于这些暗中进行的一切,你一无所觉,甚至你还轻松地看着它们在你记忆中渐渐消失,成为了一片片赏心悦目的空白,对于它们的识趣表示十分的高兴.

直到一个早晨.

你一觉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头顶上白得单调的天花板,眼角微微有些湿润,正当你享受这一刻的慵懒时,突然世界一变.鼻翼翕动,你感觉呼进的不再是清晨冰冷的空气,而是一把又一把尖锐的小刀,鼻腔,喉咙,肺泡,血管,最后猛地全扎在了心口上.呼吸一窒,隐然有什么东西在胸腔里裂开,裂痕里面咕嘟咕嘟的向外冒着浓稠的黑色.

痛.

你却叫不出声来.

记忆长廊的墙壁上的安静的空白此刻也开始冒着浓稠的黑色,你强忍着疼痛,把手伸进黑色的泉眼,徒劳地想抓住点什么东西,却发现什么也没有.痛,却不知为何而痛.好像水藏在水中,那些貌似消失了的过去已经藏在了你的过去中,你如此强烈的感受得到它们:那个充满不安等待的夜晚,那个心碎的午后,那些只在深夜流淌的泪水...模模糊糊的映像闪过,但待到你想去抓住它们时,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黑色像潮水般退去,疼痛散去,你盯着泛着单调的白色天花板,许久,许久.

终于,大颗的泪水,决堤.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