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第一幕 南宫

2012-05-24 小说

序:
很多时候
我觉得我是一只墨色的蝶
在紫色的花海上
“这是梦境”
一个浑厚的声音
“这是现实”
一个稚嫩的声音
很久,我明白了
这毕竟是梦
因为现实
从来没有理想

 
 

第一幕 南宫

五月廿三 黄昏 扬州外,一孤亭

 
 

(雷鸣)淅淅沥沥,下雨了吗?
稚嫩的女声:大哥哥,醒醒。大哥哥,醒醒啊。
?:……
稚嫩的女声:大哥哥,醒醒,下雨了,地上凉.
?:(睁眼)……
(雷鸣,闪电)
血,漫天的血淅淅沥沥。
稚嫩的声音:(惊恐)大哥哥你的眼睛……
?:(回神,眼前是一张凑的极近的童稚小脸)这里……是哪里?
小女孩:这里是亭子啊。
?(笑,起身)那么小姑娘你叫什么?
小女孩:(警惕)娘亲说过白水不能把名字告诉陌生人的……
?:白水?看来这里的确是白家村。
小女孩:(嘟嘴)你是坏人……
?:(笑)白水,心若白锦人似水,好名字……
小女孩:(转喜,骄傲)那当然,这是娘亲给我取的呢。
?:(转身,看亭外雨缀成帘)我要走了……
小女孩:(低头)娘走了,爹爹不理白水了,你也要走了。没人愿意陪白水,白水好可怜……
?:(起步走出亭子)
小女孩:……

 
 

五月廿三 夜 白云山庄 大厅内

 
 

白云山庄里住着的是南宫无敌。南宫无敌姓南宫,名字却不是无敌,无敌是江湖上朋友送的混号。南宫是个白白胖胖,和气生财的商人,说他无敌不是说他的武功,而是他的家产。一个人若是有可敌国的财富,说他是无敌是不为过得的。毕竟很少有人和钱过不去。

大厅灯火通明,南宫无敌坐在正座,两侧依次坐着一位位服装各异的江湖人士。

南宫无敌:(眼睛盯着手中的黑色帖子,侥幸)老顾,莫寻他今儿不会来了吧?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
顾冯山:(面沉似水)墨杀帖一出,一个月后,白衣黑剑莫寻必然亲至取接帖之人性命。
南宫无敌:(用手摩着墨杀帖上红色的“杀”字小篆)这么说来,今晚我难逃一死了?
顾冯山:(沉默一会)这些年蒙庄主照顾,属下感激涕零,今晚愿拼死一战。
南宫无敌:(叹气,不再说话)
大厅气氛一时压抑。突然,南宫起身,脸上阴云皆散。
南宫无敌:人生在世,不过图一乐,想那么多作甚。管他妈的什么黑剑白剑的。
厅下众人中有一人随之喊道:庄主说的是,在座的哪位在江湖上不是独当一面的好手,格老子的还怕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吗,大家说是不是啊?

众人纷纷附和,大声喊是。

南宫无敌:(双手虚按一下,大厅顿时静了下来)诸位侠士这次应我邀请而来,南宫不胜感激。(向厅下一作揖)

厅下众人:(还一揖,齐声)庄主客气。

南宫无敌:既然那白衣黑剑现在还未来,我们也不等他了,来人啊,上宴。

于是下人们纷纷将早已准备好的酒菜流水般地呈了上来,一时间大厅内觥筹交错,沸反盈天.

不得不说,在极端恐惧的气氛下,脏话会给人带来莫名的勇气,即使这种勇气是盲目的,但毕竟鼓舞人心。

就在大厅内气氛最浓烈的时候,忽然大厅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极闹至极静的转变使大厅的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看着门口走进的一位年轻剑客.他的衣服一色茶白,缚在他背后的剑鞘却是黑色的.他留长发,黑色的头发自两肩披散而下.他的五官都很和气:眉毛微微上扬,鼻梁也挺,双唇如柳叶一般,只是这些组合在一起,却连成了一潭死水,让人觉得他的脸好像缺了生机.他面带微笑,只是这笑容里没有半分暖意,相反,见了这笑容的人都犹如坠入冰窖,刚才还热闹喜气的大厅此时已作鬼域.他走进大厅后好似没看到两边的剑拔弩张的众人,只是径直地向南宫走去,最后停在南宫的那张夸张无比的太师椅面前.大厅内,没有半点声音.良久,还是南宫无敌打破这死一般的寂静.

南宫无敌:白色的衣服......莫寻?

莫寻:(笑)这个时候除了我,谁敢上白云山庄,江湖谁人不知现在的白云山庄高手云集只为给我雷霆一击.

南宫无敌:(笑)你知道这里高手云集,还是只身前来,我倒也佩服你的胆量的.

莫寻:庄主说笑了,我的胆子和庄主一比,还是小的很的.去年你只因为一句戏言就敢让人一夜屠尽成都神剑门上下一百三十六口.这份胆量,我比不上.要知道,杀人就好比借钱,总有一天会有人来要债的。所以,无缘无故,我是不敢杀人的。

南宫无敌:(声音渐冷)我比别人多长几斤肉,自然胆气也要比别人足那么几分......这么说来你是为神剑门来的?

莫寻:只能怪庄主做事不干净,给神剑门逃了一个人出来,一个月前,那人出了十万两黄金要我们千羽楼取你性命.我刚好缺钱花,于是就接下这桩买卖.

南宫无敌:(大笑)我的命可不止区区10万两.墨少侠若是缺钱,大可向我开口.这样,我出100万两取那人性命如何?

莫寻:哦,南宫庄主说的我都心动了.不过,唉,可惜,可惜了......

南宫无敌:(急切)可惜什么?

莫寻:(调侃)可惜千羽楼接下的活就必须做好.要不这样,庄主你给我一百万两,我取了你的人头以后再帮你杀了那人.

南宫无敌:(冷然)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出招吧.

说罢,就要起身.

莫寻:(一拂袖)我的规矩,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旁边一直沉默的顾冯山这时开口.

顾冯山:白衣黑剑若是觉得欲杀之人是个可以尊敬的对手,就会在杀人前一个月发出墨杀帖,并让那人在这一个月里召集帮手,一个月后登门时必然要堂皇击败那人所请的所有帮手以后才取那人性命.墨少侠,我说的还对吧.

莫寻:不错.

南宫无敌:(怒)好,既然如此,那么诸位谁愿意上第一场.

厅下众人中走出一人,说道:这几天承蒙庄主招待,便让我我追魂手曹越来会会千羽楼少主的剑法吧.

曹越是个有着他这个年纪惯有的骄傲的年轻人,他有本钱骄傲,他出道才一年,就在江湖闯出了偌大名声.就在今年四月,他一人便把横行川北十余年的红旗寨连根拔起,在和红旗寨大寨主斩岳刀马鸣对阵的时候,他用的是掌法,掌法凌厉,招招阴狠,于是追魂手之名一时之间传遍大江南北.只是再大的名气也大不过千羽楼少主这五个字.所以他不服气,听说莫寻要到白云山庄,于是他也来了,为得就是这一刻.所以他不废话,身形一闪,便上了.

莫寻缓缓抽出背上的剑,原来这把剑也是黑色的,死一般的黑.

莫寻只出了一剑,便收回了手中的黑剑,淡然道:一起上吧,别这么麻烦了.话音才落,刚才一直维持的出手姿势的曹越颓然倒地.曹越的表情还凝固在出手的那一刻,全身上下完好,就只有额头眉心一点嫣然的红.众人皆倒吸一口气,生死存亡边界,也不罗嗦什么了,纷纷提起武器砍杀上去.

众人隐隐围成了一个圆圈,四面八方涌来,气势极为惊人.莫寻却仍旧持剑而立,脸色如常.

南宫旁边的顾冯山没有动.他盯着追魂手的头上的那一点红,叹了一口气.他为曹越可惜.年轻人毕竟沉不住气。曹越年轻,有天才,又肯下苦功夫,如果不死,将来必然会是一个人物.只是世上这事,妙就妙在一个如果上,因为这世上根本没有如果.他毕竟还是死了,死了的人再惊才绝艳也是死人.江湖那么大,从来也不缺乏天才,江湖的天空每时每刻都有无数青年俊彦如流星一般划过,虽则灿烂,却毕竟短暂.思及此处,顾冯山又是一声叹息.

顾冯山的第二次叹息落下时,众人离莫寻已是极近,他们的兵刃中,长的那些诸如枪矛斧钺,此时都已临至莫寻门面了.南宫无敌曾许诺若是击退莫寻,每人可领一千两黄金.而这时他们感觉似乎只要再使一把劲就能将这个托大的家伙拿下.想到千两黄金即将到手,所有人呼吸不禁加重,脸色都成了一片潮红.而莫寻还是无动于衷,似是要引颈待戮了..

顾冯山看到这一幕,不禁又是一叹.可惜众人已经没有机会思考为什么顾冯山会有如此一叹了,因为莫寻出手了.

只见莫寻周身劲气一发,那些及身的兵器便纷纷脱离主人的手,倒飞而出.而莫寻身形疾幻,握剑的手也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刺剑,在旁人看来,莫寻似是向四面八方同时递出九剑,于是冲过来的九人身形齐顿,旋即向外倒去,倒似围着莫寻开了一朵炫美无比的死亡之花一般.这时那些飞出去的武器都钉上了屋顶,墙壁,发出一阵”夺””夺”声.

大厅中只剩莫寻,顾冯山,南宫无敌三人了.因为死人是算不得人的。

南宫脸色凄然,只是把带着一点希望的目光投向了顾冯山,顾冯山知道,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于是他起身,走到莫寻身前三尺处站定,气度雍然,身形稳重如山.

莫寻看着他,说道:你有资格让我知道你的名字.

这句话本该配狂妄之极的语气,只是莫寻的声音却是很低,半点也不张狂,但却如流水般的自然,并不突兀.

顾冯山对莫寻的狂妄话语不以为意,负手答道:山西顾冯山见过千羽楼少主.

莫寻:顾冯山……铁笔金戈顾冯山?相传你十年前在长安做下一桩大案,惹动六扇门三位神捕出动,最后还是被你逃出生天,并且从此再也没在江湖出现过.如今看来,想必当初你就是被白云山庄给保下了吧.朝廷和江湖一样,是可以用钱买命的。

顾冯山:莫公子果然聪慧过人.

莫寻:这样算来,你也是前辈名宿了,若是死在我的剑下,未免可惜.

顾冯山:(朗笑一声)莫公子难道没想过会是你倒在我的笔下吗?

莫寻:你可以试试.

顾冯山: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他自袖中取出了一支镔铁打造的判官笔,欺身而上,手中铁笔使得大开大阖,半点也不似以点穴机巧为特色的笔法倒似舞动一杆丈八长的金戈,铁笔金戈的诨号便是从这里出来的.莫寻这次没能一击毙敌,他出的剑尽数被顾冯山给挡下了.一时之间,倒似顾冯山占了上风.

南宫无敌看到此处,当即抖擞精神,目光灼灼的看着二人比试.

只是顾冯山自己却清楚,莫寻没有出全力,因为此时的莫寻剑光虽然凌厉,力道却是极弱,每一刺几如蚊子叮咬,又似情人耳语,轻柔如拂尘,只是每一剑都恰到好处,顾冯山心里清楚,对方只是对自己的笔法感兴趣,所以想要看个清楚,思及至此,心中惊骇愈盛。

果然,斗至三十多招,莫寻抽身而退,对顾冯山说道:你的笔法果然独特,既然我已经见识过了,那我便出招了.

顾冯山暗道一声果然.然后凝神戒备,准备接下莫寻的这一招.

莫寻持剑递出,身子似是被那把黑色的剑拖曳而去.剑的速度似乎极慢极慢.但顾冯山瞳孔却急速收缩,在他眼里,这剑也确实极慢,但他明白,其实这剑的速度已达到及其骇人的地步了.

出剑似缓却疾,这是极为高明的剑术.这世上,有人说过剑法分三个境界,第一境界是快逾电闪,第二境界是滞如山岳,第三境界是似缓却疾.

快剑与慢剑相比反倒落了下乘,这点也许很难理解,不过若是见过泰山剑法的人也许就能理解了。泰山派的镇派剑法泰山剑法初练时,极快,几若奔雷,越是往深处练,剑反倒越慢,练至极处,剑光就会极慢极慢,甚至于让人感觉此剑似乎凝滞于空间之中,一动不动,但是对手却躲不了,因为面对这一剑法的人往往会有一座大山迎面压来的感觉,只要他破不了这种泰山压顶之势,他便如何动不了,躲不成.

因为极慢的剑法会带着一种”势”譬如泰山剑便有巍巍泰山之势.要是练成了这种剑法,那么剑技已非一技了,而是近乎道的境界了.

而剑法的极致则是莫寻的这种似缓却疾的剑法.快逾电闪的剑似乎是最快的了,而事实上,最快的剑是能破碎空间的剑,一剑刺出,眼前虚空寸寸而碎,于是产生极慢的错觉,而其实在出剑的那一刻,剑已刺中目标.这已经涉及空间之道了.因为涉及”道”所以这是最高的境界.

所以顾冯山已经死了,在他脑子还在想这道剑光必然极快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生机已断,只是脑子还在运作而已.这次莫寻没有刺额头,而是一剑穿心.这也是莫寻的一个习惯,若是可敬对手,必剑染其心头之血,若只是些魑魅喽罗,便只是剑光刺额。莫寻的剑,不染污血。

顾冯山的脸上竟是一脸满足。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道:“好剑法!”他看上去很高兴。的确,对于一位习武之人,能见到世上竟有如此剑术,一生也便不枉了,所谓朝闻道昔可死矣。

南宫无敌这时已经如软泥一般瘫在太师椅上,他的双目失神,两行泪水滑下,嘴巴上下张合,一直念叨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莫寻没看南宫,他静静地站着看着顾冯山的双眼完全失去神采之后,便抬手一剑,旋即转身离开。南宫恍然未觉,依旧喃喃自语。当莫寻踏出门的那一刻,南宫头一歪,便失了声音。他的眉心赫然一点嫣红。

莫寻离去后,白云山庄陷入了一种死寂的黑暗中,只有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良久,黑暗中有一个声音响起:“他,走远了吧。”另外一个声音:“应该是的。”

随这这句话落下,整个白云山庄的夜色似乎一下子又活起来了,好像有无数的鬼魅在黑夜中睁开了他们的眼睛。浓重的黑暗似乎沸腾了一般,无数黑衣的人自黑暗中掠出,他们的目标很一致:大厅。

其实人和动物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有人卑微如蚁,有人则是高高在上的老鹰。蚂蚁虽多,但却怎么也威胁不到天上的老鹰的。只是当一只老鹰被另一只老鹰杀死了以后呢?老鹰的尸体自天空坠落,虽然可能会砸死几只倒霉的蚂蚁,但毫无疑问,对于其他的蚂蚁来说,这是一场美妙的盛宴。

毫无疑问,南宫无敌是鹰,而且是最为肥硕的老鹰,起码,他生前是。

第一幕 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