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

2012-07-13 小说

 

那个白衣人此时已经到了这个国家的边境,他穿过了十万大山,现在,在他面前画卷般展开来的是一片连绵的沙漠。

白衣人看到了那座山,说它是山是因为它坐落在黄沙之中,有一种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得到的「巍峨」的势。但睁开眼,它的形状或许会让你失望,因为与其说它是山,倒不如说是一只从天上压下来的巨掌。

白衣人的身后是幽幽的绿意,那只和他一路走来的白马此刻前蹄抵在草地与黄沙的交接处,鼻口低鸣,不愿向前。白衣人笑着抚着白马的头,说道:「其实你不用怕他的。他不过也是个可怜人。和你我一样。」说完他转身面向那只巨掌,继续道:「你若有心,便随我来吧。」随即他便抬脚向巨掌走去。

白马在白衣人走后很久渐渐止住了浑身的抖颤,它望向白衣人已渐隐在呼啸的风沙中的身影,目光中满是思索。

就在白衣人已走完三分之一的路程时,身后传来一身长啸,那啸声里有说不尽的韵味,隐隐似乎是龙在吟。很快,白衣人便感受得到身后火热的鼻息。

时至晌午,白衣人终于到达了那只巨掌的脚下,他走到山脚一块凸起的石头前,用手叩了几下,随即便静立一旁。过了一会,那块石头开始缓慢的晃动,砂石簌簌的落下,终于,一颗猴子的头自石下探出。那猴头的眼睛还正惺忪,好似刚睡醒的样子。

白衣人说道:「你醒了?」

那猴头道:「什么醒不醒的,老孙我从来没睡过,你从那边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了。」他的声音很大,如若雷鸣,他说话的时候,整个山体都在颤抖。

白衣人神色若常,摇头说道:「你还没醒,否则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顺带一提,你声音太大了。」

猴头:「该死,几百年没说过话了,有点不习惯。」这下他的声音虽然还是很大,却正常了许多。

白衣人:「这样好很多了。」

猴头:「那么,来来,与老孙说说你为什么说我还没醒。这话要是搁在几百年前你于我讲,你这光溜溜的脑袋已经没了,不过这几百年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蒙了这么久,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能说话的,老孙的耐心似乎好了许多啊。」

白衣人笑着听那猴头啰啰嗦嗦的讲完后,方才开口说道:「你若当真醒了,便不会还呆在这里。」

猴头:「嘿,你这贼秃,好会说风凉话,你当这鸟地方俺老孙稀罕得呆着么,我被这座大山压着,就算醒了,又如何走得了。」

白衣人摇摇头:「若是有心,刀山火海亦是坦途,何况,哪来的大山?在我眼前不曾有大山,只有一只被自己的心困住的猴子。」

猴头变得肃然:「你不是如来派来的。」

白衣人:「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猴头大笑道:「几百年前如来派来一个叫达什么智的和尚…」

白衣人道:「是大乘至禅师。」

猴头:「嘿,管他叫什么呢,那时候我可没现在这么无聊,那时候我每天都要骂如来一千遍才行,我看到那个和尚,他刚报了名号,我就一口把他吃了。谁叫他的光头晃得我心烦呢!不过话说回来,你虽然也是光头,我看你就顺眼很多,这倒是奇怪很。不过你说我被什么困住?不是这大山吗?」

白衣人:「是心,不是山。这样看来你的心障在你看来便是一座山,你且与我说说这山里长什么样。」

猴头:「我便记得我在这山中无论怎么飞都飞不出去,要知道俺老孙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呐,就这样俺飞了几百年也飞不出去。」

白衣人一边听,一边把手往山体一贴,山体与他手相触的地方纷纷化作虚无,好似在山壁上挖出一个大口,透过这个大口可以看到山的内部是一团漆黑,但山内无边的黑暗中燃着一道光芒,若是仔细去看,便会发现那其实就是那只头露在外面的猴子他似乎看到了这边的大口子,于是往这里飞来,他打起跟斗来似乎很快很快,只是无论如何在猴子与口子之间的距离不见缩短半分。

白衣人自语道:「『掌中须弥』么?我早就该想到能困住你的只有这须弥大山。」

猴头:「既然你知道这法术,也就是说你能救我出去?」

白衣人:「不能,谁都不能,除了你自己。我还是那句话,这里哪有什么大山,不过一只被自己的心牢牢圈在原地的猴子。」

猴头似有所悟,苦思良久,还是摇了摇头:「别打禅机了,小和尚,你就直接告诉老孙吧。」

白衣人叹了口气说道:「要知道,如来手段再高深,也奈何不了你的,他所做的只不过是勾起你心中的一点执念,将之无限放大乃至化作你心头的一座须弥大山。在这须弥大山中时间与空间都是静止的,其实这样说来,现在与我对话的你还是五百年前的心象在现在时空的一个投影。所以一切的外力都帮不了你。」讲到这里他顿了顿,而后大喝道:「孙悟空!你可还记得当年你师傅赐你名字说的话!」

猴头:「我记得师傅他说过,『鸿蒙初辟本无性,打破冥顽须悟空』。」旋即他大笑道:「『悟空』『悟空』,哈哈,我好像明白了,不过我现在还脱身不得,小和尚你继续讲讲。」

白衣人:「心力,你要脱身需要的是心力。每个人,乃至每个有灵众生,都有心力,你的心力有多大,就能向这个世界借来多少的助力,就好像它。」他一指一旁一直安安静静的白马,「它本来只是凡马,只是因为有了不低头的心,便有了成龙的可能。而你的心力是我所知道的人中最为浩大的一个,所以如来也只好用你自己的心困住你自己,因为他也困不住你。只是现在你的心却一片荒芜。这里本来是一片山林的,这一片沙漠,便是你的心的外化,你要想破除这须弥大山般的心牢,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回同样浩大的心力去拔山而起。」

猴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和尚你且让开,我这便出来了。」就在他说完这话,那座巨掌似大山便消弭不见了,站在白衣人面前的正是那只在山体中看到的猴子,那只猴子正笑嘻嘻的看着他。而他们脚下亦不再是黄沙,而是萋萋芳草。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