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忘,也许永远也不会忘

2013-11-26 直到世界尽头

有个人在日志里问我们,有没有忘了当年事,本来是想再评论里回复的,后来想了一想,倒不如开一篇日志,遥相呼应,倒也有趣。
既然你矫情的问了,那我也只好矫情的回答:没忘,也许永远也不会忘。
很奇怪,我这人的记忆力向来比较差,很多发生在最近的事在脑子里也是模模糊糊,然而当时老胡家的很多事却历历在目。
想来真奇妙,世界上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我们几个能在老胡家相遇相识相知,这是要有多大的机缘和巧合?而且当时的每个人都对我那么重要,矫情点来说,甚至无论少了你们哪一个人,我都觉得我的人生好像缺了一个大洞。
至于细节的东西,今天写了上千字的东西,多的东西写不出来了,就先到这里为止,改天再赔你一篇长文。
最后我给你接上两句,凑个七绝:
提杯浮白岂肯休,会须对坐到天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